img img img img
ss

 EN

imgboxbg

新闻资讯
了解最新资讯,掌握行情领先一步

分类列表

中国测绘丨助力北斗应用“脚踏实地”——访上海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永泉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中国测绘学会
  • 来源:中国测绘学会
  • 发布时间:2021-06-07 10:49
  • 访问量:

【概要描述】2020年5月,我国公布双槐树古国时代都邑遗址阶段性重大考古成果,在距今5300年前的河洛古国遗址中,发现了北斗九星(北斗七星加两辅星)天文观测遗迹。   从5300多年前中华文明先祖们仰望星空,到今天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定位九州,覆盖全球,我们对于星辰的求索持续了5000多年。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从来都是一体两面,如今以北斗为名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已在苍穹闪耀,我们迫切地渴求远在太空的北斗,能够“脚踏实地”让北斗应用走进大众的生产和生活。 天上的北斗已经成功组网,地面的应用之网如何织就?“脚踏实地,默默耕耘”这是上海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司南导航”)董事长兼总工程师王永泉所给出的答案。   荣誉加身,耕耘日勤   2020年11月23日,在第十一届中国卫星导航年会(CSNC2020)上,王永泉被年会科学委员会授予“北斗奖”,同年,另一位“北斗奖”获得者是北斗一号卫星系统总指挥李祖洪。一位是托举北斗卫星腾飞的功臣,一位是助力北斗应用落地的先锋。 司南导航董事长王永泉(左一)荣获“北斗奖”   “北斗奖”的分量不可谓不重,但在载誉而归的王永泉看来,它也很“轻”。”站上领奖台的是我,但北斗奖却不仅仅属于我个人。首先,我能在北斗应用方面取得一些进展,离不开身后的科研团队,司南导航全体科研人员都应该是北斗奖的获得者;其次,我代表的是广大的北斗应用工程师群体,是他们的俯身耕耘,默默奉献,赋予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丰富的内涵和意义。”对于赞誉和褒奖,王永泉如此说道。   技术出身的王永泉深知科研实力是一家技术导向型企业的生命线,他也直言,司南导航最核心的优势就是技术上的自主可控。这一优势的取得,靠的是以王永泉为代表的科研团队十数年的深耕和积累。   王永泉告诉记者,在司南导航,科研人员是最受尊敬的一群人,虽然科研工作往往会坐“冷板凳”,但公司仍然愿意把优渥的条件给予这群俯身耕耘的人。“我们从公司决策层面大力倡导‘工程师文化’厚待工程师,尊重科研人员。”王永泉补充道,司南导航从企业文化、激励机制等方面全力向研发倾斜。   王永泉介绍,司南导航在技术上实现自主可控有三个层面的含义。一是司南导航的产品和技术是全国产化,实现了自主可控,并取得一系列专利;二是研发团队的自主可控,司南导航的研发人员全部是本土专家,关键技术掌握在国人手中;三是产业链条的自主可控,司南导航现已具备从芯片、板卡到最终产品的全流程研发和生产能力。   “作为司南导航的掌舵人,王永泉坦言:“工程师群体往往是站在幕后的人,我也是技术出身,入行20多年来,一直和技术、研发打交道,相比于台前,我更热衷于在研发和技术岗位上深耕。”   在王永泉的带领下,司南导航近两年在研发上取得了多项突破:2020年1月,司南导航荣获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2020年7月,在北斗三号卫星导航系统开通仪式上,司南导航多款核心产品亮相人民大会堂,接受检阅;同年8月,司南导航在高精度定位模块研发上实现突破,推出K8系列高精度板卡和定位模块……       专注北斗,星火燎原   在与王永泉的交谈中,北斗是他口中的高频词汇。“如今,司南导航90%的业务都围绕北斗进行,甚至可以说,司南导航就是因北斗而生,也必将因北斗而兴。”王永泉肯定地说道。   从20多年前入行之初,王永泉就一直专注于GNSS相关技术和应用的研发。2012年,王永泉创办了司南导航,彼时,正值北斗应用的萌芽期,他敏锐地觉察到北斗应用的广阔前景,决定将北斗高精度应用的产业化和普及化作为公司的重要发展方向。   2013年,司南导航开始在农业生产中推广北斗高精度应用。王永泉介绍,新疆是推广北斗高精度应用的首站,当时,东北地区农业集约化生产已成规模,但所使用的高精度技术和自动驾驶装备都是由国外引进,成本高昂,一套自动驾驶设备通常要卖到十数万元。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司南导航决定率先在新疆地区的棉花播种作业中引入其自主研发的高精度导航模块和自动驾驶技术。   司南导航农机自动驾驶系统助力新疆棉花种植   北斗在农业上的应用首先要解决的是精度难题。王永泉告诉记者,在新疆推广北斗农业应用前,他们也对国外的产品作了调研,虽然国外的高精度导航和自动驾驶产品售价高昂,但产品精度却并不高,常规精度在±10cm,但在新疆的棉花播种实践中精度要求远高于±10cm,尤其是植株交界处精度要求控制在±5cm以内。通过对高精度板卡和模块的攻关,最终司南导航所提供的高精度导航和自动驾驶设备精度做到了±1cm。在精度提升的同时,司南导航还将每套设备的售价降低至8万元,远低于国外引进的同类型产品。   目前,司南导航的自动驾驶系统已经在新疆、黑龙江、内蒙古等地得到广泛应用,并逐渐走出国门,向东南亚地区输出。“经过8年的迭代和技术积累,我们的自动导航系统不仅作业效率越来越高,应用范围越来越广,系统的价格也由8万多元降到1万多元,真正做到科技惠农,智慧农业对于普通农民也变得触手可及。”王永泉补充道。     司南导航的北斗应用版图并不止于此,其自主研发的北斗/GNSS高精度板卡在第29次和第36次南极科考、国家北斗地基增强系统、中挝两国政府合作项目之东盟首座北斗CORS站、“西电东送”骨干工程溪洛渡水电站、国庆70周年大阅兵、北京三元桥整体换梁、中国移动HAP(高精度卫星定位基准站)等重大项目中均发挥了重大作用。   此外,司南导航还是国内第一批将北斗高精度系统应用于驾考领域的企业。据介绍,司南导航的北斗高精度系统和解决方案已经在80余个领域中得到应用。从关乎民生的智慧农业到国家重点设施、重大项目再到服务大众市场的智慧驾考,北斗应用的推广覆盖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从点到面,从星星之火渐呈燎原之势。       创新驱动,让北斗“走出去”   作为全球精度最高的卫星导航系统之一,中国北斗的服务范围已经延伸至全世界,因此,国产北斗技术及应用服务走出国门抢占国际市场是所有北斗应用服务提供商所必须迈出的一步。在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也提出要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把开拓国际市场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目标和方向之一。而司南导航从成立之初就在国际市场的开拓上有不俗的表现。王永泉认为,于北斗而言,“双循环”首先要以自主创新为核心,也就是说,在开拓北斗应用的过程中首先要掌握核心科技,这是北斗应用内循环的重要内容;在此基础上,积极拓展国际市场,促进北斗多行业应用走向全球。这既是王永泉对北斗应用服务领域践行国家双循环战略的理解,也是司南导航的发展战略。   “坚持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是司南导航的信条,我们卖到国外的每一台北斗接收机都是中国自主的核心技术。”王永泉自豪地说,司南导航的北斗高精度产品走出国门都是以高科技形象出现。他告诉记者,司南导航的第一个规模化国际用户是在地理信息产业上占据较强话语权的德国,这也侧面证明了北斗系统以及司南导航的技术服务水准得到了欧洲企业的认可。     谈及国际市场的开拓和布局,王永泉向记者徐徐展开了司南导航的国际扩张版图:2013年11月,司南导航助力中挝两国政府合作项目——东盟首座北斗连续运行参考站,标志着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东南亚及全球的影响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2014年,司南导航主导的RTCM协议上升得到了国际RTCM专业委员会的高度认可,并接纳为国际标准;2018年4月,司南导航自主研发的高精度北斗/GNSS板卡、接收机及解决方案作为高精度领域产品代表入选首个海外北斗中心,并作为唯一国产北斗高精度企业应邀出席ION GNSS+2018会议……   2020年,新冠疫情的肆虐对国际市场产生了较大影响,王永泉也透露,在疫情集中爆发之初,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确实受到较大冲击,但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部门迅速调整策略,开始将常规的市场活动“搬”上互联网,通过视频直播、线上推广等手段来推介产品、维系客户关系,疫情期间,司南导航也积极帮助国际友商捐赠抗疫物资,2020年,在疫情之下,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仍然保持稳定增长。   “2020年7月,北斗三号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全球服务就标志着北斗全球化时代真正来临了,司南导航要进一步加大走向全球的步伐。”对于司南导航的“野心”王永泉从不避讳,他直言,司南导航的长远目标是成为全球知名的卫星导航企业,助力中国北斗走向世界。 司南导航长河坝水电站监测系统    “当然,现在北斗应用还局限于专业场景,北斗应用的大众化时代还未到来。”志向远大的王永泉并不是盲目自信,对于产业现状他也有着清晰的认知。北斗应用要开拓更多元的应用领域,在政策、技术及市场端都存在着不小的挑战,从政策方面来看,北斗所提供的时空信息如何处理国家安全与大众服务的矛盾,这就需要国家相关法规的完善;从技术上来看,我国在北斗应用的核心技术如高精度芯片、板卡等方面还有待提升;在市场端,大众对北斗及其应用的认知还并不清晰,因此,北斗应用在大众市场的需求还未呈现爆发趋势。   司南导航北斗高精度产品和技术应用在测绘行业   作为北斗应用服务提供商,司南导航决定迎难而上。王永泉告诉记者,司南导航首先要做的就是深耕研发,北斗应用的“卡脖子”问题必须解决,而创新是唯一驱动力,司南导航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此外,在市场端,司南导航除了开拓国内、国际两个北斗应用市场外,也积极通过自己的平台为北斗科普作出应有的贡献。   仰望星空是为了指引方向,脚踏实地才能到达远方。说起北斗应用和司南导航的发展,王永泉不乏千里之志,同时他也做好了跬步前行的准备。行稳方能致远,脚踏实地是为了能仰望星空,司南导航的发展如是,北斗应用的发展亦如是。   END     文 / 本刊记者 尔东 图 / 受访者提供 编辑:张永超 初审:齐   阳 审核:彭震中   声明:本文为《中国测绘》原创文章,经作者授权转载。

中国测绘丨助力北斗应用“脚踏实地”——访上海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永泉

【概要描述】2020年5月,我国公布双槐树古国时代都邑遗址阶段性重大考古成果,在距今5300年前的河洛古国遗址中,发现了北斗九星(北斗七星加两辅星)天文观测遗迹。
 

从5300多年前中华文明先祖们仰望星空,到今天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定位九州,覆盖全球,我们对于星辰的求索持续了5000多年。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从来都是一体两面,如今以北斗为名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已在苍穹闪耀,我们迫切地渴求远在太空的北斗,能够“脚踏实地”让北斗应用走进大众的生产和生活。



天上的北斗已经成功组网,地面的应用之网如何织就?“脚踏实地,默默耕耘”这是上海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司南导航”)董事长兼总工程师王永泉所给出的答案。




 







荣誉加身,耕耘日勤






 

2020年11月23日,在第十一届中国卫星导航年会(CSNC2020)上,王永泉被年会科学委员会授予“北斗奖”,同年,另一位“北斗奖”获得者是北斗一号卫星系统总指挥李祖洪。一位是托举北斗卫星腾飞的功臣,一位是助力北斗应用落地的先锋。



司南导航董事长王永泉(左一)荣获“北斗奖”

 

“北斗奖”的分量不可谓不重,但在载誉而归的王永泉看来,它也很“轻”。”站上领奖台的是我,但北斗奖却不仅仅属于我个人。首先,我能在北斗应用方面取得一些进展,离不开身后的科研团队,司南导航全体科研人员都应该是北斗奖的获得者;其次,我代表的是广大的北斗应用工程师群体,是他们的俯身耕耘,默默奉献,赋予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丰富的内涵和意义。”对于赞誉和褒奖,王永泉如此说道。

 

技术出身的王永泉深知科研实力是一家技术导向型企业的生命线,他也直言,司南导航最核心的优势就是技术上的自主可控。这一优势的取得,靠的是以王永泉为代表的科研团队十数年的深耕和积累。

 

王永泉告诉记者,在司南导航,科研人员是最受尊敬的一群人,虽然科研工作往往会坐“冷板凳”,但公司仍然愿意把优渥的条件给予这群俯身耕耘的人。“我们从公司决策层面大力倡导‘工程师文化’厚待工程师,尊重科研人员。”王永泉补充道,司南导航从企业文化、激励机制等方面全力向研发倾斜。

 

王永泉介绍,司南导航在技术上实现自主可控有三个层面的含义。一是司南导航的产品和技术是全国产化,实现了自主可控,并取得一系列专利;二是研发团队的自主可控,司南导航的研发人员全部是本土专家,关键技术掌握在国人手中;三是产业链条的自主可控,司南导航现已具备从芯片、板卡到最终产品的全流程研发和生产能力。

 





“作为司南导航的掌舵人,王永泉坦言:“工程师群体往往是站在幕后的人,我也是技术出身,入行20多年来,一直和技术、研发打交道,相比于台前,我更热衷于在研发和技术岗位上深耕。”





 

在王永泉的带领下,司南导航近两年在研发上取得了多项突破:2020年1月,司南导航荣获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2020年7月,在北斗三号卫星导航系统开通仪式上,司南导航多款核心产品亮相人民大会堂,接受检阅;同年8月,司南导航在高精度定位模块研发上实现突破,推出K8系列高精度板卡和定位模块……

 

 

 






专注北斗,星火燎原






 

在与王永泉的交谈中,北斗是他口中的高频词汇。“如今,司南导航90%的业务都围绕北斗进行,甚至可以说,司南导航就是因北斗而生,也必将因北斗而兴。”王永泉肯定地说道。

 

从20多年前入行之初,王永泉就一直专注于GNSS相关技术和应用的研发。2012年,王永泉创办了司南导航,彼时,正值北斗应用的萌芽期,他敏锐地觉察到北斗应用的广阔前景,决定将北斗高精度应用的产业化和普及化作为公司的重要发展方向。

 

2013年,司南导航开始在农业生产中推广北斗高精度应用。王永泉介绍,新疆是推广北斗高精度应用的首站,当时,东北地区农业集约化生产已成规模,但所使用的高精度技术和自动驾驶装备都是由国外引进,成本高昂,一套自动驾驶设备通常要卖到十数万元。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司南导航决定率先在新疆地区的棉花播种作业中引入其自主研发的高精度导航模块和自动驾驶技术。

 





司南导航农机自动驾驶系统助力新疆棉花种植

 

北斗在农业上的应用首先要解决的是精度难题。王永泉告诉记者,在新疆推广北斗农业应用前,他们也对国外的产品作了调研,虽然国外的高精度导航和自动驾驶产品售价高昂,但产品精度却并不高,常规精度在±10cm,但在新疆的棉花播种实践中精度要求远高于±10cm,尤其是植株交界处精度要求控制在±5cm以内。通过对高精度板卡和模块的攻关,最终司南导航所提供的高精度导航和自动驾驶设备精度做到了±1cm。在精度提升的同时,司南导航还将每套设备的售价降低至8万元,远低于国外引进的同类型产品。

 






目前,司南导航的自动驾驶系统已经在新疆、黑龙江、内蒙古等地得到广泛应用,并逐渐走出国门,向东南亚地区输出。“经过8年的迭代和技术积累,我们的自动导航系统不仅作业效率越来越高,应用范围越来越广,系统的价格也由8万多元降到1万多元,真正做到科技惠农,智慧农业对于普通农民也变得触手可及。”王永泉补充道。





 



 





司南导航的北斗应用版图并不止于此,其自主研发的北斗/GNSS高精度板卡在第29次和第36次南极科考、国家北斗地基增强系统、中挝两国政府合作项目之东盟首座北斗CORS站、“西电东送”骨干工程溪洛渡水电站、国庆70周年大阅兵、北京三元桥整体换梁、中国移动HAP(高精度卫星定位基准站)等重大项目中均发挥了重大作用。

 

此外,司南导航还是国内第一批将北斗高精度系统应用于驾考领域的企业。据介绍,司南导航的北斗高精度系统和解决方案已经在80余个领域中得到应用。从关乎民生的智慧农业到国家重点设施、重大项目再到服务大众市场的智慧驾考,北斗应用的推广覆盖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从点到面,从星星之火渐呈燎原之势。

 

 

 






创新驱动,让北斗“走出去”






 

作为全球精度最高的卫星导航系统之一,中国北斗的服务范围已经延伸至全世界,因此,国产北斗技术及应用服务走出国门抢占国际市场是所有北斗应用服务提供商所必须迈出的一步。在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也提出要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把开拓国际市场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目标和方向之一。而司南导航从成立之初就在国际市场的开拓上有不俗的表现。王永泉认为,于北斗而言,“双循环”首先要以自主创新为核心,也就是说,在开拓北斗应用的过程中首先要掌握核心科技,这是北斗应用内循环的重要内容;在此基础上,积极拓展国际市场,促进北斗多行业应用走向全球。这既是王永泉对北斗应用服务领域践行国家双循环战略的理解,也是司南导航的发展战略。





 



“坚持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是司南导航的信条,我们卖到国外的每一台北斗接收机都是中国自主的核心技术。”王永泉自豪地说,司南导航的北斗高精度产品走出国门都是以高科技形象出现。他告诉记者,司南导航的第一个规模化国际用户是在地理信息产业上占据较强话语权的德国,这也侧面证明了北斗系统以及司南导航的技术服务水准得到了欧洲企业的认可。









 





 

谈及国际市场的开拓和布局,王永泉向记者徐徐展开了司南导航的国际扩张版图:2013年11月,司南导航助力中挝两国政府合作项目——东盟首座北斗连续运行参考站,标志着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东南亚及全球的影响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2014年,司南导航主导的RTCM协议上升得到了国际RTCM专业委员会的高度认可,并接纳为国际标准;2018年4月,司南导航自主研发的高精度北斗/GNSS板卡、接收机及解决方案作为高精度领域产品代表入选首个海外北斗中心,并作为唯一国产北斗高精度企业应邀出席ION GNSS+2018会议……

 

2020年,新冠疫情的肆虐对国际市场产生了较大影响,王永泉也透露,在疫情集中爆发之初,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确实受到较大冲击,但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部门迅速调整策略,开始将常规的市场活动“搬”上互联网,通过视频直播、线上推广等手段来推介产品、维系客户关系,疫情期间,司南导航也积极帮助国际友商捐赠抗疫物资,2020年,在疫情之下,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仍然保持稳定增长。





 



“2020年7月,北斗三号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全球服务就标志着北斗全球化时代真正来临了,司南导航要进一步加大走向全球的步伐。”对于司南导航的“野心”王永泉从不避讳,他直言,司南导航的长远目标是成为全球知名的卫星导航企业,助力中国北斗走向世界。







司南导航长河坝水电站监测系统 

 

“当然,现在北斗应用还局限于专业场景,北斗应用的大众化时代还未到来。”志向远大的王永泉并不是盲目自信,对于产业现状他也有着清晰的认知。北斗应用要开拓更多元的应用领域,在政策、技术及市场端都存在着不小的挑战,从政策方面来看,北斗所提供的时空信息如何处理国家安全与大众服务的矛盾,这就需要国家相关法规的完善;从技术上来看,我国在北斗应用的核心技术如高精度芯片、板卡等方面还有待提升;在市场端,大众对北斗及其应用的认知还并不清晰,因此,北斗应用在大众市场的需求还未呈现爆发趋势。

 



司南导航北斗高精度产品和技术应用在测绘行业

 

作为北斗应用服务提供商,司南导航决定迎难而上。王永泉告诉记者,司南导航首先要做的就是深耕研发,北斗应用的“卡脖子”问题必须解决,而创新是唯一驱动力,司南导航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此外,在市场端,司南导航除了开拓国内、国际两个北斗应用市场外,也积极通过自己的平台为北斗科普作出应有的贡献。

 

仰望星空是为了指引方向,脚踏实地才能到达远方。说起北斗应用和司南导航的发展,王永泉不乏千里之志,同时他也做好了跬步前行的准备。行稳方能致远,脚踏实地是为了能仰望星空,司南导航的发展如是,北斗应用的发展亦如是。

 









END



 




 




















文 / 本刊记者 尔东 图 / 受访者提供















编辑:张永超

初审:齐   阳

审核:彭震中

 

声明:本文为《中国测绘》原创文章,经作者授权转载。





















  • 分类:行业新闻
  • 作者:中国测绘学会
  • 来源:中国测绘学会
  • 发布时间:2021-06-07 10:49
  • 访问量:
详情
本文内容摘自《中国测绘》2021年第4期

 

古有北斗七星辨方向,今有北斗系统定九州。

 
 

2020年5月,我国公布双槐树古国时代都邑遗址阶段性重大考古成果,在距今5300年前的河洛古国遗址中,发现了北斗九星(北斗七星加两辅星)天文观测遗迹。

 

从5300多年前中华文明先祖们仰望星空,到今天北斗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定位九州,覆盖全球,我们对于星辰的求索持续了5000多年。仰望星空,脚踏实地,从来都是一体两面,如今以北斗为名的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已在苍穹闪耀,我们迫切地渴求远在太空的北斗,能够“脚踏实地”让北斗应用走进大众的生产和生活。

天上的北斗已经成功组网,地面的应用之网如何织就?“脚踏实地,默默耕耘”这是上海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司南导航”)董事长兼总工程师王永泉所给出的答案。

 

荣誉加身,耕耘日勤

 

2020年11月23日,在第十一届中国卫星导航年会(CSNC2020)上,王永泉被年会科学委员会授予“北斗奖”,同年,另一位“北斗奖”获得者是北斗一号卫星系统总指挥李祖洪。一位是托举北斗卫星腾飞的功臣,一位是助力北斗应用落地的先锋。

司南导航董事长王永泉(左一)荣获“北斗奖”

 

“北斗奖”的分量不可谓不重,但在载誉而归的王永泉看来,它也很“轻”。”站上领奖台的是我,但北斗奖却不仅仅属于我个人。首先,我能在北斗应用方面取得一些进展,离不开身后的科研团队,司南导航全体科研人员都应该是北斗奖的获得者;其次,我代表的是广大的北斗应用工程师群体,是他们的俯身耕耘,默默奉献,赋予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丰富的内涵和意义。”对于赞誉和褒奖,王永泉如此说道。

 

技术出身的王永泉深知科研实力是一家技术导向型企业的生命线,他也直言,司南导航最核心的优势就是技术上的自主可控。这一优势的取得,靠的是以王永泉为代表的科研团队十数年的深耕和积累。

 

王永泉告诉记者,在司南导航,科研人员是最受尊敬的一群人,虽然科研工作往往会坐“冷板凳”,但公司仍然愿意把优渥的条件给予这群俯身耕耘的人。“我们从公司决策层面大力倡导‘工程师文化’厚待工程师,尊重科研人员。”王永泉补充道,司南导航从企业文化、激励机制等方面全力向研发倾斜。

 

王永泉介绍,司南导航在技术上实现自主可控有三个层面的含义。一是司南导航的产品和技术是全国产化,实现了自主可控,并取得一系列专利;二是研发团队的自主可控,司南导航的研发人员全部是本土专家,关键技术掌握在国人手中;三是产业链条的自主可控,司南导航现已具备从芯片、板卡到最终产品的全流程研发和生产能力。

 

作为司南导航的掌舵人,王永泉坦言:“工程师群体往往是站在幕后的人,我也是技术出身,入行20多年来,一直和技术、研发打交道,相比于台前,我更热衷于在研发和技术岗位上深耕。”

 

在王永泉的带领下,司南导航近两年在研发上取得了多项突破:2020年1月,司南导航荣获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2020年7月,在北斗三号卫星导航系统开通仪式上,司南导航多款核心产品亮相人民大会堂,接受检阅;同年8月,司南导航在高精度定位模块研发上实现突破,推出K8系列高精度板卡和定位模块……

 

 

 

专注北斗,星火燎原

 

在与王永泉的交谈中,北斗是他口中的高频词汇。“如今,司南导航90%的业务都围绕北斗进行,甚至可以说,司南导航就是因北斗而生,也必将因北斗而兴。”王永泉肯定地说道。

 

从20多年前入行之初,王永泉就一直专注于GNSS相关技术和应用的研发。2012年,王永泉创办了司南导航,彼时,正值北斗应用的萌芽期,他敏锐地觉察到北斗应用的广阔前景,决定将北斗高精度应用的产业化和普及化作为公司的重要发展方向。

 

2013年,司南导航开始在农业生产中推广北斗高精度应用。王永泉介绍,新疆是推广北斗高精度应用的首站,当时,东北地区农业集约化生产已成规模,但所使用的高精度技术和自动驾驶装备都是由国外引进,成本高昂,一套自动驾驶设备通常要卖到十数万元。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司南导航决定率先在新疆地区的棉花播种作业中引入其自主研发的高精度导航模块和自动驾驶技术。

 

司南导航农机自动驾驶系统助力新疆棉花种植

 

北斗在农业上的应用首先要解决的是精度难题。王永泉告诉记者,在新疆推广北斗农业应用前,他们也对国外的产品作了调研,虽然国外的高精度导航和自动驾驶产品售价高昂,但产品精度却并不高,常规精度在±10cm,但在新疆的棉花播种实践中精度要求远高于±10cm,尤其是植株交界处精度要求控制在±5cm以内。通过对高精度板卡和模块的攻关,最终司南导航所提供的高精度导航和自动驾驶设备精度做到了±1cm。在精度提升的同时,司南导航还将每套设备的售价降低至8万元,远低于国外引进的同类型产品。

 

目前,司南导航的自动驾驶系统已经在新疆、黑龙江、内蒙古等地得到广泛应用,并逐渐走出国门,向东南亚地区输出。“经过8年的迭代和技术积累,我们的自动导航系统不仅作业效率越来越高,应用范围越来越广,系统的价格也由8万多元降到1万多元,真正做到科技惠农,智慧农业对于普通农民也变得触手可及。”王永泉补充道。

 

 

司南导航的北斗应用版图并不止于此,其自主研发的北斗/GNSS高精度板卡在第29次和第36次南极科考、国家北斗地基增强系统、中挝两国政府合作项目之东盟首座北斗CORS站、“西电东送”骨干工程溪洛渡水电站、国庆70周年大阅兵、北京三元桥整体换梁、中国移动HAP(高精度卫星定位基准站)等重大项目中均发挥了重大作用。

 

此外,司南导航还是国内第一批将北斗高精度系统应用于驾考领域的企业。据介绍,司南导航的北斗高精度系统和解决方案已经在80余个领域中得到应用。从关乎民生的智慧农业到国家重点设施、重大项目再到服务大众市场的智慧驾考,北斗应用的推广覆盖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从点到面,从星星之火渐呈燎原之势。

 

 

 

创新驱动,让北斗“走出去”

 

作为全球精度最高的卫星导航系统之一,中国北斗的服务范围已经延伸至全世界,因此,国产北斗技术及应用服务走出国门抢占国际市场是所有北斗应用服务提供商所必须迈出的一步。在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中也提出要促进国内国际双循环发展,把开拓国际市场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目标和方向之一。而司南导航从成立之初就在国际市场的开拓上有不俗的表现。王永泉认为,于北斗而言,“双循环”首先要以自主创新为核心,也就是说,在开拓北斗应用的过程中首先要掌握核心科技,这是北斗应用内循环的重要内容;在此基础上,积极拓展国际市场,促进北斗多行业应用走向全球。这既是王永泉对北斗应用服务领域践行国家双循环战略的理解,也是司南导航的发展战略。

 

“坚持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是司南导航的信条,我们卖到国外的每一台北斗接收机都是中国自主的核心技术。”王永泉自豪地说,司南导航的北斗高精度产品走出国门都是以高科技形象出现。他告诉记者,司南导航的第一个规模化国际用户是在地理信息产业上占据较强话语权的德国,这也侧面证明了北斗系统以及司南导航的技术服务水准得到了欧洲企业的认可。

 

 

谈及国际市场的开拓和布局,王永泉向记者徐徐展开了司南导航的国际扩张版图:2013年11月,司南导航助力中挝两国政府合作项目——东盟首座北斗连续运行参考站,标志着我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在东南亚及全球的影响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2014年,司南导航主导的RTCM协议上升得到了国际RTCM专业委员会的高度认可,并接纳为国际标准;2018年4月,司南导航自主研发的高精度北斗/GNSS板卡、接收机及解决方案作为高精度领域产品代表入选首个海外北斗中心,并作为唯一国产北斗高精度企业应邀出席ION GNSS+2018会议……

 

2020年,新冠疫情的肆虐对国际市场产生了较大影响,王永泉也透露,在疫情集中爆发之初,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确实受到较大冲击,但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部门迅速调整策略,开始将常规的市场活动“搬”上互联网,通过视频直播、线上推广等手段来推介产品、维系客户关系,疫情期间,司南导航也积极帮助国际友商捐赠抗疫物资,2020年,在疫情之下,司南导航的国际业务仍然保持稳定增长。

 

“2020年7月,北斗三号卫星导航系统正式开通全球服务就标志着北斗全球化时代真正来临了,司南导航要进一步加大走向全球的步伐。”对于司南导航的“野心”王永泉从不避讳,他直言,司南导航的长远目标是成为全球知名的卫星导航企业,助力中国北斗走向世界。

司南导航长河坝水电站监测系统 

 

“当然,现在北斗应用还局限于专业场景,北斗应用的大众化时代还未到来。”志向远大的王永泉并不是盲目自信,对于产业现状他也有着清晰的认知。北斗应用要开拓更多元的应用领域,在政策、技术及市场端都存在着不小的挑战,从政策方面来看,北斗所提供的时空信息如何处理国家安全与大众服务的矛盾,这就需要国家相关法规的完善;从技术上来看,我国在北斗应用的核心技术如高精度芯片、板卡等方面还有待提升;在市场端,大众对北斗及其应用的认知还并不清晰,因此,北斗应用在大众市场的需求还未呈现爆发趋势。

 

司南导航北斗高精度产品和技术应用在测绘行业

 

作为北斗应用服务提供商,司南导航决定迎难而上。王永泉告诉记者,司南导航首先要做的就是深耕研发,北斗应用的“卡脖子”问题必须解决,而创新是唯一驱动力,司南导航愿意贡献自己的力量;此外,在市场端,司南导航除了开拓国内、国际两个北斗应用市场外,也积极通过自己的平台为北斗科普作出应有的贡献。

 

仰望星空是为了指引方向,脚踏实地才能到达远方。说起北斗应用和司南导航的发展,王永泉不乏千里之志,同时他也做好了跬步前行的准备。行稳方能致远,脚踏实地是为了能仰望星空,司南导航的发展如是,北斗应用的发展亦如是。

 

END

 

 

文 / 本刊记者 尔东 图 / 受访者提供

编辑:张永超

初审:齐   阳

审核:彭震中

 

声明:本文为《中国测绘》原创文章,经作者授权转载。

关键词: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COPYRIGHT@2016 上海司南卫星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2032689号)

400-630-2933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这是描述信息

访问商城